河北武安属于哪个市?

在河北省承德市隆化县,有这样一个乡镇—-庙子沟乡。据推算,全乡70%的人都是武安人的后裔。

承德有个“武安乡”,70%都是武安人

承德金山岭长城

承德,河北省地级市,河北省政府批复确定的河北国际旅游城市,地处河北省东北部,北接蒙辽、南接京津,是华北和东北的结合部。

承德有个“武安乡”,70%都是武安人

武安地质公园

武安,隶属于河北省邯郸市。是一座以工业为主的新兴城市(县级市),位于河北省南部、太行山东麓。冀、豫三省交界地带。

两地相距775公里,分别位于河北南北两端,气候、方言、饮食各方面差异都不小。是什么原因,让武安人跑到塞外安家落户的呢?下面我们就来说一说武安人与庙子沟乡的历史渊源。

承德有个“武安乡”,70%都是武安人

庙子沟、固义两地相隔775km

庙子沟最初并不叫庙子沟,而是叫丁李二户。据村民说,雍正年间武安天降大旱又逢蝗灾。武安县固义村的一户丁姓人家难以为生,一家人便靠着唱戏和“磨剪子勥菜刀”,一路叫卖着走到庙子沟的大东沟,见这里只有几户满族人,而大部分山地并没有开发,便决定留下开荒。

这在当时的背景下也是合理的:雍正年间承德正是移民高峰期。由于雍正二年“借地养民”政策的实施,大量无地灾民从中原地区涌入热河一带。其实包括赤峰朝阳等地在内,那段时间也是移民高峰期。

承德有个“武安乡”,70%都是武安人

庙子沟

几年以后,老丁回到武安,把情况告诉了众乡邻和村中亲戚。这些人也都是穷人,平日里也总被富户瞧不起,日子过得很不好,一听说庙子沟那地方能开荒种地,吃饱穿暖,大家决定一起跟随丁家来这里谋生。

最先跟过来的是和丁家有着姑舅亲家的李家。随后,和李家有姑舅亲的刘家,和刘家沾亲的马家也追随过来。他们哥俩哥仨的搭房盖屋、占地圈山,庙子沟的沟沟岔岔就这样住满了人。可以说庙子沟都是亲连亲、亲套亲,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

来到这里的人们在山上随意搭起草屋或石庵子,到处占地圈山、开垦荒地,付出了艰苦的劳动。庙子沟的村名也和 此有关,这一带古老的村庄名,最早是:八家、丁李二户、三间房、十间房、二屋、三屋、八屋等。

承德有个“武安乡”,70%都是武安人

承德山村

时至今日,庙子沟乡老话中还保留着许多武安的方言土语。例如:把太阳称“老爷儿”、月亮是“明奶子”,批评叫“敲贬”,辣椒为“辣子”,下小雨唤作“嘣星雨”,剪发说成“绞头”,扁担为“扁杖”、表面说成“浮头”。这些方言和武安话有明显的对应关系。

有一首武安固义人口口相传传到庙子沟的民谣《骂儿不孝》:“山了挂,艺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而在武安固义现在是这样说“麻叶雀,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把娘背到山后头,媳妇背到炕头上,看看媳妇,看看娘,媳妇就比俺娘强,他娘变个屎壳郎,推车滚蛋过时光。”武安人在口语中把山雀叫麻叶雀,不知道为啥在隆化把山雀叫成了山了挂,这可能是固义人最早的口语。

还有如“盘盘脚儿,留花样儿,红布绿布,砂糖盐醋,有钱喝酒,没钱儿你走。”这首童谣在武安很古老,民间流传很广。而在隆化县庙子沟这样说:“红布绿布,砂糖果树,有钱喝酒,没钱快走。”

承德有个“武安乡”,70%都是武安人

古老的固义村

《承德日报》社的记者马国臣,就是大东沟村的武安人后裔。他是从小听着祖辈的口传历史长大的,对于自己村庄的历史,他更是如数家珍。2018年4月,因为对祖地魂牵梦绕、不能释怀,他特意从承德来到固义村寻根问祖。

据马国臣介绍,大东沟人对移民的历史都是口口相传的。他们祖祖辈辈都说故乡是——河南省彰德府武安县顾义村。因为清代的武安隶属河南省管辖,所以他们一直说“河南省”,一直到1952年武安才划归河北邯郸。

承德有个“武安乡”,70%都是武安人

泰山石敢当

马国臣说,在固义村里有很多 “泰山石敢当”,而庙子沟大东沟村丁家石墙里也镶嵌着 “泰山石敢当”。固义村的马姓和丁姓、李姓是邻居;而大东沟村的马家对门是丁家,房后就是李家。马氏祖先从武安迁出后,到马国臣这辈已经是第七代了。

现如今庙子沟还是以丁李两姓人居多。据说,到后来只有丁家成了地主。张姓较为富裕,耕读传家,也出了些私塾先生。至于其他人家,只能说是一般。武安人也和当地一些满族、蒙古族通婚,繁衍生息。因此逐渐形成了满族蒙古族乡,从户籍上看庙子沟的满族和蒙古族有90%以上。

但是,这些口传历史承载的家族记忆,老人的内心深处依然坚固。至今庙子沟老人还在给孩子们讲述祖辈从武安搬来的历史:“彰德武安,两棵槐树,丁李刘马,董冯张王,八姓一村!”,这几句话,深深地印在孩子们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