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源市属于哪个省,济源市的经济靠什么

济源,一个很多河南老乡都记不清其位置的袖珍小城。

“百强县黑马”河南济源,是怎么炼成的?

愚公移山的地方

说济源袖珍,是因为在人口过亿的河南,济源是面积最小的市,人口也只有区区70万。

但济源个头虽小,历史上的名头却一点不小。

它有两大IP,一个是王屋山,一个是济水。

王屋山,就是语文教材里《愚公移山》被移走的那座山。而故事的主角愚公,就住在济源。

当时,他为了搬走大山,以“子子孙孙无穷尽也”的誓言,坚信“总有一天移山会成功”,其精神感动了一代代有为青年。现在,“愚公精神”已经渗入这座小城的方方面面,在街头,你能看到各种愚公的符号、标语和工艺品。

“百强县黑马”河南济源,是怎么炼成的?

济源人对愚公有多爱?提起愚公,他们习惯在这个词前面加个“老”字,透出一种街坊邻里互相称呼的亲切。

大家是真把愚公当成家里人,有一种骨子里的自豪。

有人开玩笑说,如果你认识的济源人性子直、脾气臭,不要取笑他,也不要生气。因为他从小受到的教育,可能就是一条道走到“黑”。

同样体现这种犟劲的,是济源名字由来的那条河——济水。济源,正是济水的发源地。

古代济水名头很响亮,与长江、黄河、淮河并称“四渎”。

《尔雅·释水》中记载:“江、河、淮、济为四渎,四渎者,发源注海者也。”也就是说,四条自西向东、独流入海的河流。古代皇帝为了上表功德或祈福,常常祭祀名山大川,山就选“五岳”,水就选“四渎”。

“百强县黑马”河南济源,是怎么炼成的?

有了这样的尊贵地位,济河也曾多次被天子“册封”,它被唐玄宗封为“清源公”,被宋徽宗封为“清源忠护王”,被元仁宗封为“清源善济王”。

话说如此“袖珍”的济水,何德何能,与长江、黄河、淮河媲美呢?

唐太宗李世民就对此大为不解,问大臣许敬宗这咋回事?许敬宗说,济水尽管细微,却能独自流入海,这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顽强,是它位列四渎的原因。

即使从地理看,济水的气质也让古人肃然起敬,它穿越黄河而不浑浊,遇到高山不气馁,一路蜿蜒,在高山与平原间“三隐三现”,百折入海。正是这种“出污水而不染”、虽小却奋力流进大海的表现,充分契合了儒家价值观里君子的风采,因而受到历代遵奉。就像白居易诗中所写“自今称一字,高洁与谁求;唯独是清济,万古同悠悠。”

可惜的是,清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铜瓦厢决口,造成黄河第六次大改道,夺济入海,济水从此消失。然而,在济源的名字里,济水一直活着。

低调的崛起

一座城市,是怎样和它的传奇故事血脉交融的?

如果你翻启济源的历史,会发现一切都非偶然。

“百强县黑马”河南济源,是怎么炼成的?

据史料记载,这座小小的城池,曾经的夏朝都城,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饱受狼烟与战火的洗礼。

从地理上看,济源夹在河南洛阳、焦作与山西晋城之间,有王屋山,有济水,是山西的南大门,河南的北大门。济源的城西,设有著名的关隘——轵关,其为古轵道的咽喉,这里两山呈“V”型夹峙,路中间最窄处仅8米,可以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战国时期,秦国攻打魏国,首先就拿下此地。西晋十六国时,河南是枭雄逐鹿的焦点,有人战败逃往山西,或是从山西进兵河南,轵关都是最便捷的通道。南北朝时,这里是东魏与西魏、北齐与北周的边境线。明洪武初年,又在此处设虎岭关。清咸丰六年,清兵在轵关旧址重建关楼,由总兵带领马步兵昼夜值守。1938年,日军侵入济源,打算从此向西朝王屋、邵原进发,被中国军队据险重创。

从这层意义上看,一山一水的故事,就像济源千百年来坚韧不拔的文学表达,这让它的崛起,更像一个呼应历史期待的当代传奇。

上世纪50年代,因蟒河肆虐,济源人自备干粮,用铁锹、镢头、箩筐,修建小水库63座,山区造林15万亩,其改造自然、驯服蟒河的壮举,成为全国学习的典范。

60年代,在没有专家、材料和机械设备的条件下,济源人又凭借“愚公移山”的韧劲,在山岭之间开凿出一条“人工天河”——引沁济蟒渠,这一大型灌溉工程,是河南省山区水利发展史上又一大丰碑。为纪念那段历史,后人曾把它叫做“愚公渠”。

“百强县黑马”河南济源,是怎么炼成的?

来到21世纪,“愚公”的步伐仍未停下。用了8年时间,济源人先后修建布袋沟、天坛山、大峪东山等供水工程,疏解了14万山区群众的饮水困难;而后,又在少土多石的南太行山上,凿石种树,造林达到10多万亩,让昔日荒山化为森森林海。

济源迸发惊人能量的传奇,也体现在工业建设上。

鲜为人知的是,新中国成立后,济源就依托资源,逐步办起一批为农业生产服务的小煤矿、小冶炼、小电力、小建材、小化肥,这在当时被称为名满全国的“五小工业”。

五六十年代, “三线”建设期,济源因为地理条件好,成为“三线建设”的重要成员。70年代,当时全国最大、占地最广、参与人员最多的国防工业之一531工程建设落地,以至于为了方便管理,还设立了一个地市级机构——济源工区。

以此为基础,济源做起来一个又一个工业巨头:

比如,位列中国制造业500强、世界钢铁百强的济钢集团;全国首家采用“全湿法金银冶炼技术”的豫光金铅;上榜中国民企500强的河南金利;以“不贪、学憨、敬业”六字诀闻名业内的万洋集团。

“百强县黑马”河南济源,是怎么炼成的?

济源钢铁

2018年,河南评选9名“中原企业家领军人才”,济源占据三席。

2019年统计数据显示,济源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入榜数位列河南第二,仅次于郑州。

在深厚的工业基础招揽之下,名企富士康、伊利、双汇等纷纷入驻,在此开设工厂。新生代中,生产键合合金线的优客电子、专注环保纳米材料研发的市庆云科技、研究火焰探测器的济源电子、生产中小型科技产品的新天健精密制造等创新型企业也纷纷拔地而起。

如今的济源,是全国最大的绿色铅锌冶炼基地、最大的白银生产基地,也是中国中西部最大的特钢制造基地。

“百强县黑马”河南济源,是怎么炼成的?

2020年,济源GDP达到703亿,人均GDP位居河南第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更是全省第一。这样的“富庶”背后,是济源成为河南省第一个推行共享汽车、第一个市区公交免费、高中免学费的城市。

看到这些数据,你是否觉得,济源这匹“黑马”,很让人意外?

拥抱洛阳?

尽管济源只是县级市,但自2005年升格为河南省直辖后,它的行政区划却要高于一般县级行政区。

对此,坊间有几种说法,有说山西曾对济源“虎视眈眈”,想要申请划转,被河南先下手为强,升为省直辖;还有说河南二十多年前曾提出“十八罗汉闹中原”,但当时河南只有17个省辖市,还缺一个,所以就把条件不错的济源升为省直辖。

无论真实情况如何,总之河南省对济源的重视度是很高的。

2017年,在各方支持下,国家发改委批复,支持济源建设全国首个全域产城融合示范区。换句话说,迄今全国国家级产城融合区已超过50个,但是这样定义为整个城市都作为“产城融合区”的,并不多见。

而这个“济源国家产城融合示范区”,规格是正厅级,级别反在济源市政府之上。管委会作为河南省政府派出机构,与济源市政府实行“一个机构两块牌子”。

在这样的高度期望之下,济源喊出“内学许昌外学徐州”。其因无他,这两座城市都是典型的工业城市,且近年来在转型发展、创新发展方面成就斐然。

当然,济源在快速推进中,也面临几个压力山大的问题。一是钢铁、冶金等原材料及深加工行业,产业占比过半,这些都是环境高压力产业,在环保标准越来越高的今天,未来发展受限,济源必须快速变道;二是尽管2018年以来,济源人口从“净流出”转变为“净流入”,但增长幅度很小,仅有1.6万人,这种人口和土地资源的双重短缺,导致城市发展后劲不足;三是作为一座有抱负的城市,囿于经济总量和人口、区位限制,欠缺高铁和城际铁路的交通优势,所以济源要尽快在这方面破局。

因此,这两年,在河南提出一个思路,推进建设“副中心”洛阳时,就把济源市打包进去,推动洛阳、平顶山、三门峡、济源一体化。

“百强县黑马”河南济源,是怎么炼成的?

面对此情此景,很多济源人心情复杂。尽管大家明白现在做大做强必须联合周边强市,实现共赢。从人文上来说,济源和焦作更为贴近,因为古代都曾在怀庆府治下。从现实考虑,济源要向洛阳“靠拢”,但又忌惮靠得太近,被虹吸乃至吞并,使行政级别降级。

那么,有没有可能,出现一种代管的局面,一如西安代管西咸新区?这一点很难预测,只能说济源太小了,不能不以洛阳为火车头,在打造郑洛双引擎的大势之下,寻找“再上一步”的机会。

由于济源拥有产城融合区的“厅级”级别,人均GDP全省的第二实力,这点复杂心理,在济源官方对于“一体化”的表述也能看出。他们强调的是“济洛一体化”,而不像一般人理解的 “洛济一体化”。

不过,口头上有些倔强,身体却是实诚,在平顶山、焦作等迟迟未动之时,济源已和洛阳迈出初步经济一体化的步伐:洛阳旅游年票和济源通用,济源户口可以办洛阳旅游年票,洛阳济源公交也已开通……

可以看到,思路清晰以后,就有很多动作着手了。7月2日,河南中原城市群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文件,提及今年将力争开工呼南高铁(呼和浩特-南宁)焦作经济源、洛阳至平顶山段;而在国家发改委批准的《中原城市群城际轨道交通网规划(2009-2020)》中,总投资76亿的焦作-济源-洛阳城际铁路赫然在列。

说起来道理很简单,无论从河南省,还是洛阳和济源来看,“洛济一体化”都是一举多赢的好棋。有利于洛阳跨越黄河,辐射本省的焦作,山西的晋城、运城,而济源的枢纽作用,也将得到空前强化。

“百强县黑马”河南济源,是怎么炼成的?

尽管还有点“倔犟”,但像愚公一样憨直的济源人,还是梗着脖子冲上去了。千百年来,把家园建设更美好的心愿,就像基因一样写在这座城市的DNA里。为了这一宏愿,他们像古济水一样,百转千回,融入崇山,又冲出峻岭。面对重重考验,心向远方,那里是星辰,也是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