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吴川市属于哪个市?

吴川所属的市:湛江市

说起湛江的县级市吴川,无论是湛江人还是茂名人,还是整个粤西地区的人,都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其实很多人对吴川并不了解,最大的印象就是“土豪多”“有钱人多”,但说起吴川的地理与历史,以及与湛江、茂名的分分合合,所知就有限了。在这里,先向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吴川。

湛江的县级市吴川,为何对茂名化州有一种难舍之情?

鸟瞰吴川市区

吴川位于湛江市的东北面,与化州和茂名的茂南区接壤,西南边是坡头区(曾属吴川县)。吴川和坡头在语言、风俗、观念等方面都有着独特风格,思想观念更开放,敢闯敢拼,与湛江其它县区有很大的不同。湛江有人用简单地思维认为,吴川为什么成为“土豪之乡”,因为吴川在湛江东边更靠近广州,更容易受发达地区影响。NoNoNo,从吴川往东,茂名和阳江大把穷地方,原因不是那样简单的,以后我们会谈到。

吴川的名字来源于东郊的吴家地,川就是“江”的意思。吴家地这个地方纳三川(江)之水(鉴江、袂花江、梅江),所以叫做吴川,吴川在历史上也曾叫做“吴江”。历史上的吴川县的范围比现在大多了,湛江的坡头区、特呈岛、南三岛、硇洲岛都曾属于吴川。

吴川跟粤西地区一样,在秦以前都是少数民族的五越属地,到了秦朝则属于“象郡”,三国至南朝宋、齐时期,吴川先后属于高凉郡或高凉县。高凉郡最大的时候,辖高凉、阳春、海安、杜原、连江、电白、石龙、吴川、茂名9县。424—453年(宋元嘉年间),又设置了一个平定县,这个县就是吴川的前身了,589年(隋开皇九年)废平定县设置吴川县,吴川县自此才真正在历史上出现。

唐代的时候,吴川属邕管都督府罗州招义郡;五代南汉属罗州,公元972年(宋开宝五年)废罗州属广南西路辩州;980年(宋太平兴国五年)改辩州为化州,吴川随隶化州;1376年(洪武九年)改属高州府,清沿明制仍属高州府。众所周知,高州府、化州等名词都与现在的茂名地区有关,而从历史上看,吴川的与茂名的渊源从宋朝起就比较深了。

顺便说一下,吴川和坡头一些姓氏的族谱都明文写着“高州府吴川县”。吴川人和坡头人在拜神、请神或是清明扫山读祝文的时候,需要念境份,一开口就是“高州府吴川县……”不说这个地名,老辈人怕神仙找不对地方,哈哈。

到了清朝末年,吴川的辖区成为史上最大:东临南海,西连遂溪、廉江,北接化州,东北至梅菉与茂名交界。全县管17个都、8个寄都(相当于辖区)。其中南部四个都:南一都(麻斜)、南二都(坡头)、南三都(南三)、南四都(硇洲岛),包括“广州湾、北颜窖、调神(顺)岛”等地。

湛江的县级市吴川,为何对茂名化州有一种难舍之情?

高州府吴川县地图

湛江有句老话:“南三南二都是云人”。这句话就是针对清末以来吴川的管辖范围来说的。南三南二的人如果在他乡遇到,就会套近乎:“南三南二都是云人!”云,是吴川方言”我”的意思,现在很多老人都说”云”,”云果里”就是”我们那边”,”云人”大概就是自己人,自家人,或是我们这边的人,如果在外地也有老乡的意思。

说到这里,飞鸟哥还回忆起一件小时候百思不得其解的事:作为“南一”的麻斜岛上,以前某生产队有一头公牛,特别大,容易暴怒,好斗,所有小孩都不敢养。生产队里只有最壮的几个劳力,才敢牵去犁田干活。这头公牛的名字却被命名为“南四”。是暗指硇洲岛吗?年代太久远,含义已经不得而知了,但说明“南一二三四”这些词在过去比较流行。

其实吴川与湛江紧密结合在一起,真正算起应该是从广州湾开始。法国佬最早登陆的就是吴川辖区的广州湾,后来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胁迫清政府签订《中法互订广州湾租借条约》,把吴川南四都作为了广州湾的腹地,连同遂溪管辖的海头、赤坎、东头山及东海岛一起借给法国。法国把租借的陆地和附近海湾统称“广州湾”。

条约原文对租界的定义是——

“东海全岛。

硇州全岛,该岛与东海岛中间水面,系中国船舶往来要道,嗣后仍由中国船舶任便往来租界之内停泊,勿得阻滞,并毋庸纳钞、征税等事。

其租界定在遂溪县属南,由通明港登岸向北至新墟,沿官路作界限,直至志满墟转向东北,至赤坎以北福建村以南,分中为 赤坎、志满、新墟归入租界;黄略、麻章、新埠、福建各村均归中国管辖。

复由赤坎以北福建村以南,分中出海水面,横过调神岛(现调顺岛)北边水面,至兜离窝登岸向东,至吴川县属西炮台河面,分中出海三海里为界(即中国十里),黄坡仍归中国管辖。

又由吴川县海口外三海里水面起,沿岸边至遂溪县属之南通明港,向北三海里转入通明港内,分中登岸,沿官路为界。”

大家可以根据原文对照一下,自己的家乡是否属于法租界范围。很多人不知道麻章区的部分地区也属于法租界。但从麻章——志满——太平通明的公路可印证这一史实,法国人修的这条路,用了90年,至今质量还不错。

湛江的县级市吴川,为何对茂名化州有一种难舍之情?

广州湾范围

1945年抗战胜利,广州湾回归中国。或许是当时的政府急着想摆脱殖民统治的屈辱,急于有一个新的开始,也就急需一个新的名字。于是面向全社会征求意见,仅仅只用了几天时间,广州湾便改名为“湛江”。就这样,吴川县的南四都随着广州湾易名湛江自然而然地成了湛江的一部分!不过这个时候的湛江确实很小,比不上一个县大。法租界辖地之所以如此有限,也跟遂溪县(包括现遂溪、麻章、霞山、赤坎等地)人民的抗法战争有关,法国佬被湛江人民抗击退回到寸金桥,无法再扩张。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湛江的经济发展,把坡头附近吴川县属地的龙头(含官渡)、乾塘再次划入湛江。后来陆续将海康、吴川、遂溪的很多地方都划给湛江市。现在部分的赤坎和霞山曾经都属于遂溪,母语本是雷州话(黎话),因为抗战时期大批珠三角的人到广州湾避难,逐渐形成了市区语言以白话为主。

1953年,经广东省人民政府批准,将吴川县第九区的南三岛划归雷东县管辖;1954年1月,又将西营区(现霞山区)的特呈岛划归雷东县管辖。当时湛江市郊区只有新鹿(现湖光)、潮满两区。1958年撤销雷东县,并将雷东县并入湛江市郊区管辖。就这样,湛江市由一个小小的广州湾扩充得越来越大,到了现在成为了一个有卫星县区围绕的中心城市。

由于湛江的战略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加上广州湾在抗战时期畸形的经济繁荣,使其在周边影响力很大。解放后,广西东部曾一再并入粤西区或湛江地区。1958年的“湛江大专区”包括阳江、阳春、茂名、信宜、电白、吴川、化县、廉江、遂溪、海康、徐闻、雷东、东兴、钦县、合浦、灵山、北海、湛江等地。这段时间,湛江地区的管辖范围西起广西东兴,东至珠三角,管辖范围达到史上最大。

这个时候,湛江就像一个巨无霸,排名广东老二,不仅吞没了吴川,更是吞没了现在的茂名和阳江,粤西地区成为一家人,不分彼此。

湛江的县级市吴川,为何对茂名化州有一种难舍之情?

湛江大专区辖区

说起来,吴川(特别是梅菉)和化州就像两兄弟,距离最近,语言民风最接近,在历史上分分合合多次,仅是解放后就有这些分合史:民国的时候,有个梅茂县,主要辖梅菉和化州,县治在梅菉;1952年,吴川县与梅茂县合并为吴梅县,1953年复名吴川县,县治梅菉镇;1958年10月,吴川县与化县合并为化州县,县治在化州镇。坡头、龙头两区又从吴川县划归湛江市,覃巴区划给电白县;同时,从茂名县划出兰石、龙首、双塘等乡归入吴川;1961年4月5日,吴川县从化州县分出独立,县治在梅菉镇,属湛江专区行政专员公署。

广府民系下属有九大分支,包括粤海民系、四邑民系、莞宝民系(原广州府和肇庆府)、罗广民系、高凉民系、邕浔民系、勾漏民系、钦廉民系以及吴化民系。吴化民系,就是指吴川和化州为中心的这个民间文化体系,再次证明吴川与化州的深厚渊源。

吴川和化州有个共同的圩叫做“长岐圩”,就跟以前深圳的“中英街”一样。这一带还有个有趣的现象:有些村庄貌似在化州却属吴川管辖,有些地段貌似在吴川却是化州的地盘。两地的民俗也很相似,年例和各种酒调席都很上档次,很是热闹。

同饮鉴江水的吴川化州两兄弟,两地的人既亲密,又互相调侃,民间搞笑地互称“猫和狗”,狗我不知是怎么回事,猫应该是指化州的白话发音,“冇冇冇”的音比较多。吴川这边还流传“化州佬买椰子”、“化州佬买鞋”、“百几斤重一只(化州)喵”的民间故事,用方言讲起来很有趣。化州这边应该有调侃吴川人的故事,大家可在评论中补充。

湛江的县级市吴川,为何对茂名化州有一种难舍之情?

民国时期化州与梅菉同属梅茂县

其实,茂名对吴川,吴川对茂名,感情很深,彼此之间很不舍。直到现在,很多吴川人都觉得跟茂名人,尤其是化州人,更像是老乡,语言、民俗和民风都更一致。反而湛江这边讲雷州话的人太多,语言不是很通,民风民俗也有差异,上一辈之间总觉得有些隔阂。但到了80后90后就好多了,比如我是遂溪人,我老婆就是吴川人,她家祖籍算起来还是化州。不过,我比较担心的是,我们的子女到底说什么话,因为外家带得多,宝宝一口白话,看来我的雷州话要失传了!

既然说到化州吴川“猫与狗”的笑话,我这里也再说一个民间的笑话,也就是广为流传的“吴川人掷死狗”的古仔。

以前吴川人多地少,”人均不够三分地“,比较穷,但吴川人又好面子。过年的时候,粤西地区流行吃煎堆。有句俗语叫做:“年晚的煎堆,人有我有。”如果一家人过年没有煎堆吃,那可真的被人看扁了!而且吴川那边做姑爷的,还要煎几大箩的煎堆,在老婆娘家到处派。

那么,怎么做煎堆才能又省钱又有面子呢?就少放糖,少放油,不放椰丝花生等芯。于是,人家的煎堆又香又酥又脆,芯又多,吃得来够料。但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煎堆,又硬又不好吃还磕牙,就被人笑话掷狗比砖头好用,因为够硬!

湛江的县级市吴川,为何对茂名化州有一种难舍之情?

吴川的小吃煎堆

当然,这些都是改革开放之前流行的民间笑话,只是供大家一笑,千万不要去深究。改革开放之后,吴川人的精明实干、敢闯敢拼的优秀品质充分发挥出来了,涌现了数百名亿万富豪,是全国富豪数量最多的县级市。这些富豪到外地发了财之后,也回到家乡反哺乡亲,为吴川的经济发展和新农村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0659946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