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城县属于哪个市?

舒城县所属的市:六安市

编者按 近期,出于突发奇想之后的一番兴致,笔者翻阅了自唐以来的数种地理总志,摘抄、汇总和整理庐州地区的相关内容。整理过程中,不乏有一些新发现、新论据以及新观点。本篇将从舒城县的行政区划和市镇发展入手,除了必要的史料梳理,还有些许观点和心得,与诸君分享。

安徽舒城:1200年历史政区和市镇发展考略

腊月赶集(摄影 | 束文杰)

首先,有必要说说颇具争议的舒县。抛开舒县的治所(城池)和范围不谈,其实它的区划也是值得研究的。目前广泛了解的还是“桐乡”,《汉书·循吏传》的朱邑传开篇便是“朱邑,字仲卿,庐江舒人也。少时为舒桐乡啬夫”,《左传》杜注称在“舒县西南”,《读史方舆纪要》又引用了杜预的说法“即古桐国”,凡此种种都指向了今天的桐城市,特别是北部地区。值得一提的是,舒县之桐乡比今日之桐乡(属浙江省嘉兴市)要早一千多年,而那篇传记一度引发了朱邑籍贯之争。

安徽舒城:1200年历史政区和市镇发展考略

桐城文庙(摄影 | 束文杰)

笔者注意到,《太平寰宇记》和《大明一统名胜志》二书中还提到另一个地点——监乡。有个细节值得注意,“桐乡”词条一般设置在舒城县下,而“监乡”则是在庐江县。在为监乡作说明时,他们还引用了《郡国志》和《庐江七贤记》记载的——汉武帝出游时,在监乡与大臣陈翼的一段对话。《郡国志》已无考,疑即《太平御览》所称的“《庐江记》”,而《庐江七贤记》仅知东汉时(此庐江,即庐江郡)所著,清代曾辑有少量文字,亦是地方志起源时期的代表作之一。如此,监乡极有可能亦为舒县管辖,而后世的调查和推测则是在庐江县的范围内。

安徽舒城:1200年历史政区和市镇发展考略

庐江县(来源 | 图虫创意)

唐玄宗开元二十三年(735),“析合肥、庐江”二县地,置舒城县。据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976—984)所著的《太平寰宇记》称,舒城县“旧二十乡”,这是目前已知舒城置县后最早的区划记录。宋代史料未作详述,加之年代久远,二十乡的名称已无考。

安徽舒城:1200年历史政区和市镇发展考略

古镇集市一隅(摄影 | 张恣宽)

还是那本宋《太平寰宇记》,称“今二乡”。其后,亦对龙舒乡作了介绍:“今号龙山,在县西一百里,龙舒水南。因置龙舒乡”,龙山即今龙眠山(唐《括地志》有记),而龙舒水则是指今杭埠河。宁宗嘉定年间(1208—1224)的《合肥新志》出现了另外一个乡——仁和,同时出现了还有“南奖”(今南港镇)、“东村”、“西村”等三个村庄和六座山岭,分属二乡(南奖村属仁和乡,其余属群舒乡)。综合两条线索,二乡应呈南北分治之势,以山水为界(如龙舒水),而非简单地将其与明清时期的四乡对应,百年间变化巨大。南宋的《合肥志》(《永乐大典》引,年代、作者未知)还提到了“大平乡”,待考。

安徽舒城:1200年历史政区和市镇发展考略

龙眠山(摄影 | 束健)

宋代商贸经济创造了空前的财富与繁荣,在行政区划不断完善的同时,大量的市镇开始出现。真宗大中祥符年间(1008—1016)的《元丰九域志》便记下了舒城县的“四镇”,即九井(今万佛湖镇九井村)、新仓(今肥西县丰乐镇新仓社区)、桃城(今桃溪镇桃溪老街)和航步(今杭埠镇)。从地理环境来看,九井、航步位居杭埠河岸,而新仓、桃城则属丰乐河流域。从行政区划来看,此时的新仓尚属舒城县,而距此不足二十里的“移风镇”(今肥西县丰乐镇)则属合肥县。宁宗嘉定和理宗宝庆年间(1208—1227)的《舆地纪胜》还对九井、桃城的方位距离作了介绍,均为“县(城)北二十五里”,当然九井方向有误,应在“县南”。《舆地纪胜》还介绍了一个“市”——竹子市,亦是花家城(今柏林乡花城村)之“旧谓”,当代的考古资料显示,花城遗址有明显的宋人活动痕迹。

安徽舒城:1200年历史政区和市镇发展考略

花城遗址(摄影 | 张凌云)

宋代舒城市镇繁荣如何?《宋会要·食货》记载了神宗熙宁十年(1077)的商税额,庐州地区除了合肥、慎、舒城三县,青阳、九井二镇单列。其中,舒城县8087贯505文,列淮西城第17,九井镇1296贯636文,列淮西镇第19。县镇务课买盐方面,舒城县22652贯836文,九井镇954贯829文。从数据来看,略高于同属庐州的慎县(治今肥东县梁园镇)。在一段较长的历史时空里,九井和桃城在“两河流域”各称霸主,当然前者在清代前期逐渐被中梅河取代,同样的命运还发生在航步和新仓的身上,江淮的战事让它们屡次挫伤,但是最终它们并没有完全消失。桃城却迥然不同,它是时代的弄潮儿,尽管后来的崛起者发起了挑战,拥有雄厚实力的它,独具水路、驿道双优势,始终掌握着丰乐河中上游的核心地位。

安徽舒城:1200年历史政区和市镇发展考略

桃溪老街(摄影 | 张凌云)

元代史料稀缺,已知的《大元大一统志》及元《庐州志》辑佚内容,亦无相关线索。

明代,舒城县始辖五乡,即在城、东乡、西乡、南乡和北乡。同时,“里”的计数开始出现,英宗天顺年间(1457—1464)的《大明一统志》记“编户四十五里”,世宗嘉靖年间(1522—1566)的《南畿志》则分乡记作:“在城辖里五,东乡辖里十,西乡辖里十,南乡辖里十,北乡辖里十”,万历《庐州府志》、《舒城县志》及清代旧志记同。明末清初的《读史方舆纪要》记“编户四十二里”,疑误待考。

安徽舒城:1200年历史政区和市镇发展考略

东乡风光(摄影 | 张凌云)

嘉靖《南畿志》还记载了市镇情况,即牧马(今干汊河镇瑜城村)、上阳(今千人桥镇上阳村)、九井(今万佛湖镇九井村)、杭埠(今杭埠镇)、乌纱(今高峰乡高峰山麓水库区)、桃城(今桃溪镇桃溪老街)。万历《府志》大致相同,并说明了方向、里程情况:“牧马市镇,去县西三十里;上阳镇,去县东二十五里;九井镇,去县西四十五里;航埠镇,去县东五十里;乌沙镇,去县东十里;桃城镇,去县北三十里。”《读史方舆纪要》称,上阳、航埠、乌沙“皆商旅聚集之所”。由于政区的调整,丰乐河上失去了新仓,杭埠河流域却一下子增加了三镇,分布在上、中、下游及支流。值得关注的是,这一时期,杭埠镇向东不足二十里处,一颗耀眼的新星——三河正在巢湖西岸、合肥南乡的土地上“冉冉升起”。

安徽舒城:1200年历史政区和市镇发展考略

九井老街(摄影 | 张为)

这里着重讲一下近期发现的“金鸡潭市”,出自思宗崇祯年间(1628—1644)的《大明一统名胜志》,在“金鸡石”词条的结尾提到了“今有金鸡潭市”,“金鸡石”即金鸡墩,是尚书秦民悦的旧居和墓葬所在地,附近有金鸡潭、金鸡桥,位于今经济开发区金虎村,原址上已建成住宅小区。根据当时的社会环境,金鸡潭市很可能系明代后期依托“尚书第”而短暂形成的“露水集”,最终结束于明末兵乱。

安徽舒城:1200年历史政区和市镇发展考略

金鸡报晓(来源 | 舒城县重点工程处)

清初的舒城市镇,基本延续了明代的数量和规模。步入社会稳定的乾嘉时期,情况开始发生变化。据嘉庆《舒城县志》记载,高宗乾隆三十九年(1774),添设晓天巡检司(司署在三元观,道光中移驻梅河镇),距此五里外的晓天冲开始“成镇”——“晓天镇”。繁忙的河流水运,来往的商品贸易,一批“船只拉来的市镇”登上时代舞台。诸如,前河支流上的山七里河镇(今山七镇)、南港镇,梅山南麓、“山民交易聚处”的中梅河镇(今万佛湖镇水库区),“庐郡南一大都会”三河镇(合、舒、庐均有设镇),以及官道旁的梅心驿镇(今舒茶镇梅心驿村),等等。嘉庆《县志》记录了十镇,即三河镇、桃镇、南港镇、千人桥镇、杭埠镇、上阳镇(今废)、九井镇、乌沙镇、中梅河镇、晓天镇等。

安徽舒城:1200年历史政区和市镇发展考略

万佛湖镇(摄影 | 张凌云)

这本县志中特别介绍了两镇废置情况。首先是明代既有的“上阳镇”(今千人桥镇上阳村),《清史稿》称设有“汛”(军队驻防),乾嘉时期渐废,西迁五里至千人桥重新建镇。再一个是“沙河(观)镇”,位于前河南岸、沙河观西(今干汊河镇严冲村),高宗乾隆四十四年(1779)后,不知什么原因,“镇尽崩溃”,而观则“移北岸约里许”(民国28年设沙河观乡)。原文未说明废镇原因,根据当时社会环境和自然灾害情况,水患因素具有极大的可能性,“牧马市镇”也在这一时期悄然消失。同时期,邻居刊印的《合肥县志》还提供了一条线索:“界河镇,在(合肥县)城南百二十里,交舒城县。”又,根据当代的《界河村志》调查,今柏林乡界河村圩外、丰乐河沿岸,有两条建于清代的小街旧址,其中河南小街1969年因大水搬迁,而这里极有可能便是当年的“界河镇”。

安徽舒城:1200年历史政区和市镇发展考略

杭埠河(摄影 | 束文杰)

乾嘉时期只是迅猛增长的开始。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拉开了中国近代史的帷幕,帝国主义列强争相资本输出,控制经济命脉,加紧对华侵略。社会格局发生巨大转变,在嘉庆志刊印一百年后续修的光绪《舒城县志》,正式载录的市镇由10处增长至26处,其中包括了今天全县的14个乡镇(含前身),占比达2/3。除了嘉庆十镇,还有:重阳荡镇(今千人桥镇重阳村)、百神庙镇、孔小集镇(今城关镇孔集社区)、山铺镇(今舒茶镇山埠村)、沟二口镇(今舒茶镇沟二口村)、庐镇关镇(今庐镇乡)、西汤池镇(今汤池镇)、曹家河镇(今春秋乡)、缸窑镇(今南港镇缸窑村)、三元观镇(今晓天镇三元村)、山七里河镇(今山七镇)、干汊河镇、毛竹园镇(今五显镇梅山村水库区)、张母桥镇、路斯庙镇(今棠树乡路西村)、蔡家店(今柏林乡蔡店村)、杨家店(今柏林乡杨店村)等。其中,干汊河镇又作“干沙河镇”,穆宗同治(1862—1875)初立。

安徽舒城:1200年历史政区和市镇发展考略

干汊河镇(摄影 | 张凌云)

舒城县可以说是中国版“两河流域”,大部分市镇的兴起,正是依托水运优势。交通是基础和前提,而商贸则是具体(产业)形式,甚至是设镇的目的,“民聚不成县而有税课者,则为镇或以官监之”(《事物纪原》)。兴于水,亦衰于水,再繁荣的商品市场,也经不起洪水的肆意骚扰,于是“废”和“迁”成为了常态,也是民众们的无奈之举。除了水路,官道、驿站、寺观、关隘亦是建镇的基础,这些市镇受水患的影响较小,相对比较稳定,但又易遭山匪的侵入。如题,本篇时间截至清末,仅对市镇发展情况进行讨论,而其建筑和街道形态或将另篇详述。

安徽舒城:1200年历史政区和市镇发展考略

1931年,舒城县境水灾区域略图(来源 | 资料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