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抖音,返乡创业的年轻人们

导语:如今,不少年轻人因为生活和工作的压力太大,常常有产生回归田园生活的想法。可是大多只是过过嘴瘾,毕竟大城市机会多,实现理想的渠道也多。直到刷抖音,看到一群从大城市返乡创业的年轻人才发现:真的有人一边把日子过成诗,一边实现自己的价值。

在抖音,返乡创业的年轻人们

返乡创业,正在成为这届年轻人的新潮流。

在抖音,返乡创业的年轻人们

海拔1000米的高山梯田上,扎着双马尾的女孩牵牛犁田、耙地、插秧、收稻……耗时一年,她拍摄下南方山区水稻种植的全过程。这是抖音用户@湘妹心宝上传的视频,单条作品就获得了128万点赞。

镜头里的女孩是25岁的湖南妹子曾庆欢,也是286万粉丝心中的“心宝”。视频里的心宝会在田间地头挖野菜,在乡间小河里钓鱼钓虾,垒田坎抓泥鳅。油菜花成熟时,服装设计专业的她也会灵机一动,为自己设计一条油菜花裙,在花田走秀。

在抖音,返乡创业的年轻人们

这些记录乡间生活的短视频,不仅让心宝收获了3400+万点赞,登上浙江卫视、央视的舞台,更让她帮助乡亲们售出上万斤滞销水果,一年为家乡带货400万元,把湖南当地的腐乳、腊肉、萝卜干等带有乡土味的农产品销往千家万户。

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是,以心宝为代表的年轻人们,越来越喜欢留在家乡。返乡创业,正在成为这届年轻人的新潮流。他们在抖音,打造出“短视频直播+县域经济”的创业新模式,一方面借力平台反哺家乡,另一方面带动家乡产业升级,吸引更多人返乡就业,让乡亲找到“家门口的好工作”。

一、回到家乡

回到家乡“森林里有很多路,就像毕业生有很多选择。”95后的东北姑娘胡杨选择了相对人迹更少的那条回乡创业之路。这在村里人看来,是“没出息”的表现。“去城镇上走一圈,连80后都很少看到,大家读完大学就走了。”在200多户人家的村里,胡杨是唯一留在家里的95后。

不远万里,学成而不归家。这不仅是胡杨所在地区的困境,更是千千万人才流失的农村小镇的缩影。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人户分离”的人口近4.93亿人,约占总人口的35%。

即使“家门口”的物产丰富,许多县都有自己的主导产业,被冠以“xx大县”“xx之都”的称号,但小县城往往没有商业土壤,田间地头的工作吸引不了年轻人,过去回乡创业的寥寥无几,县域经济难以发展。

最初的胡杨和大多数人一样,既不喜欢城市的生活节奏,又不知道回家可以干什么。直到短视频的普及,让她看到了创业的方向。2019年,她开始运营@林区胡杨的抖音账号,决定去内容电商的路上闯一闯,即使心里清楚,这条路可能“没那么好走”。

在抖音,返乡创业的年轻人们

开始总是很难,不知道怎么面对镜头,一句简单的话能说很多遍,冬天的东北室外温度极低,拍摄时手指被冻得打不了弯也是常事,还有办理营业执照、申请商标、从源头寻找农产品,这一切对于一个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来说,都是全新的考验。

胡杨预估,自己的粉丝量天花板不过一二十万,因为内容“很平”,没什么爆点。然而,粉丝量突破第一个十万,她只用了八个月,突破第二个,只用了八天。

在自己摸索和平台扶持下,她成长的速度肉眼可见。从好多天卖不出一斤产品开始,慢慢的,这个说话轻轻柔柔的女孩能一天卖出几百斤特产,包括木耳、榛蘑、松子等等,为周边百十来户人家带去额外收入。

胡杨感慨着,“我还是我,但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同样变得不一样的,还有95后美女幼师@云南小花、“河南版李子柒”@麦小登、退伍军人@大山里的秘蜜等等,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抖音在家门口完成创业梦,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发布的《灵工时代:抖音平台促进就业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抖音带动3671万个灵活就业机会,并为退伍军人、应届生、农民等各类群体带来了创业、就业机会。2020年抖音上有超过2200万人的收入合计超过417亿元,预计2021年这个数字将达到800亿元。

二、直播赋能

镜头架起来,人回来了,货卖出去了,钱包鼓起来了。

“直播+县域经济”模式的发展,让人们在家门口找到了理想工作。这不仅能够实现个人的致富梦想,更能助推县域产业转型升级,为破解人才流失问题提供新思路。

1. 新就业形式让年轻人回到家乡,发展新产业成为可能

短视频、直播的兴起,打破了空间、时间的限制。无论是田间地头的农户、赶海的渔民,还是车间工人,都能直接面向消费者,进行产品展示及售卖,线上直播也打破了前店后厂的物理边界,消费者可以借此深入商品原产地或者生产线上。

这对地缘条件受限的小县城们来说,可以说解决了很大的一块的短板。

比如@湘妹心宝通过抖音直播带货,曾帮当地果农卖出几千斤滞销的金秋梨,帮工厂卖出十几万斤糍粑,还在抖音小店引入白溪腐乳,业绩最好时曾单场带货40万元,是当地腐乳厂平常三个月的产量,因此被网友笑称是“当代豆腐西施”。

在抖音,返乡创业的年轻人们

直播为家乡带货的年轻人不在少数,心宝只是其中之一。

2020年8月4日,抖音推出“新农人计划”,投入总计12亿流量资源,扶持平台三农内容创作,并给予流量扶持、运营培训、变现指导等政策倾斜。据统计,从2019年7月到2020年7月,粉丝量在万人以上的三农创作者人数同比增长了6倍多,相关视频的数量和播放量分别增长了2倍多和3倍多。

年轻人正在用他们的方式,反哺家乡产业发展。

2. 产业发展带动更多人回到家乡,激活乡村人力资本

县域经济最大的困扰之一就是人口外流,过去“有能力的人”都去大城市谋生,像心宝一样的留守儿童只能跟着爷爷奶奶长大。

5月25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联合抖音发布的《短视频、直播助力新型县域经济发展研究报告》认为,县域经济归根结底是要扶持产业,从而吸引年轻人返乡创业、就业。

当县域经济发展以传统农业和手工业为主,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不够,就可能导致大量青壮年劳动力外流,使乡村社会的空心化问题凸显。而如今以直播带货为代表的新型电商推动的是“电商+产业”,而不是“产业+电商”,是用直播电商反过来推动和加速产业现代化。

也就是说,“直播+县域经济”不仅仅是单纯的将产品和服务从线下搬到线上,而是意味着全方位的产业升级和品牌重塑,可能带来县域产业的全面创新。

比如心宝成功带货当地腐乳之后,很多抖音带货达人看她销量好,也开始引入该品类,新化腐乳厂家因此运转起来,她切实带动着当地企业扩大生产规模,并帮助当地农民解决就业问题。

心宝的直播不仅盘活了人和产品,更带动了物流、包装、旅游等相关的村县产业的发展,同时,县里也会扶持这些产业,提供网络基建、修路、税收等基础设置的支持。

正如《报告》中指出的,短视频、直播激发的新业态为乡村带来的创业、就业机会,让农村居民有机会获得“家门口的好工作”。去年3月,作为湖南省最大的国家级贫困县,新化刚刚脱贫摘帽。过去,心宝的父辈只能外出打工,因此她想,只要自己卖的货越多,工厂招收的员工就越多,像她一样的留守儿童就越少。

在车间直播时,心宝看着眼前忙碌的女工,有时也会一阵恍惚。“如果小时候,家门口就有这么好的就业机会,妈妈是不是就不用去外面打工了?”

 

作者:段诗;编辑:魏晓;公众号:AI蓝媒汇(ID:lanmeih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