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泉县属于哪个市?

礼泉县所属的市:咸阳市

1964年9月9日《陕西日报》头版头条发表,为减轻群众和儿童学习使用文字时的负担,国务院批准我省14个生僻地名改为常用字,其中就包括“醴泉”(被改为礼泉)。历史常常轮回发展,近年来,人们渐渐发现那些被改掉的古地名原来富含深厚的历史文化成分,2016年12月,经国务院批准,户县改为鄠邑区,在此之前,华县,改为华州,耀县改为耀州……我县社会各界也一直呼吁改回古地名醴泉,著名文艺评论家阎纲著文:把“醴”改为“礼”,“酒香尽失,意韵荡无”,顿失文彩和诗情画意,“湖南的醴陵还是醴陵”,为什么偏偏把“醴泉”改为“礼泉”;“醴陵”不是“礼陵”,“礼泉”就是“醴泉”!今时逢礼泉“撤县设区”之大好良机,如若实现,一并恢复历史称谓,设立“醴泉区”,乃顺时应人、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礼泉,原名醴泉(lǐ quán),隶属陕西省咸阳市管辖,东面与泾阳相邻,西面和乾县接壤,南面则和兴平、咸阳相接,北面是淳化和永寿,全县总面积1018平方公里,总人口50万。

礼泉属暖温带半干旱大陆性季风气候,年平均气温12.96摄氏度,无霜214天,年平均降水量537-546平方毫米。海拔在402-1467米之间,北山南塬,四季分明,雨热同季,冷暖适中,自然环境十分优越。又有泾河、泔河、小河与泥河四条河流,可利用的水面积5000亩,水能资源100万千瓦,地下水补给量1.2亿立方米。

礼泉地势西北高而东南低,呈阶梯型跌落,分山、塬、川三种地貌。北部属丘陵沟壑区,内有五峰山(海拔1467米)、九嵕山、朝阳山和芳山等,由西向东走向,绵延40余里,占全县总面积的34%。有森林4.1万亩和天然草场30万亩,待开发的荒山、荒坡、荒沟面积8万亩,土层深厚,光照充足,昼夜温差大,是苹果、石榴等最佳适生区。中部是黄土丘陵区,海拔在580-850米之间,占全县总面积16%,九嵕山系矿藏丰富,现已探明,石灰石贮藏量达10亿立方米,大理石贮藏量100万立方米,出于石灰岩底层的富锶矿泉水,天然纯净,具有很高的开发价值;南部属黄土台原区,海拔在450-560米之间,为川原平地,占全县总面积50%,土地肥沃,为宝鸡峡灌区,渠井双保险,灌溉方便,盛产粮、棉、油和苹果、酥梨、蜜桃、樱桃等。是重要的商品粮食基地和设施农业基地。

礼泉“撤县设区”,恢复古地名“醴泉”正当时

民国《醴泉县地域图》

一、建制沿革

上古时,礼泉叫寒门,传说为黄帝升仙之处。自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建县。夏属雍州,西周时(前11世纪-前771)名焦获,其地理位置在京畿之内,是周王朝京城北边的边防重地。

秦时叫谷口县(一作瓠口),西汉置谷口邑,属左冯翊管辖,后改为谷喙县,东汉并入云阳。

三国时期,撤销了云阳县,设立了抚夷护军。到了晋代,这个地方隶属于好畴县和池阳县。在北魏的时候,废除了抚夷护军,设立了宁夷县。

隋文帝开皇十八年(598),因境内有泉,味甘如泉,且旁有醴泉宫,故更名为醴泉县。

唐初废,设立了温秀县,后来又把醴泉县撤销,并入了温秀县。在公元627年的时候,又撤销了温秀县。贞观十年(636),重新设立了醴泉县,隶属于当时的雍州管辖,后来又隶属于鼎州。

五代十国时期,醴泉县先后隶属于大安府、乾州、京兆府。

到了宋代,醴泉县隶属于京兆府,后来又属于醴州管辖。

明代(1368-1644),醴泉县在明初属乾州,嘉靖三十八年(1559)十一月改属西安府。

清代,醴泉县归属彬县分区。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49年10月)后,1950年5月改属咸阳专区,1953年1月改属宝鸡专区,1956年10月改由省辖。1958年12月将醴泉县撤销,并入乾县。1961年9月复设醴泉县。

归属虽几经变更,但县名一直沿用。直到1964年9月,才改”醴”为”礼”,即为礼泉县。

1984年3月,改咸阳地区行政专员公署为咸阳市,实行市管县,礼泉县仍属咸阳市管辖。

综上所知,自开皇十八年(598年),至1964年地名变更,“醴泉”一名沿用时间长达1366年之久。

礼泉“撤县设区”,恢复古地名“醴泉”正当时

甘河畔上望昭陵(九嵕山)

二、“醴泉”溯源

醴,甜酒;醴泉,甘美的泉水。《礼记·礼运》中说:“天降甘露,地出醴泉。”《论衡·是应》中述:“泉从地下出,其味甘如醴,故曰醴泉。又儒者论太平瑞应,皆言气物卓异,朱草、醴泉、翔凤、甘露、景星、嘉禾、萐脯、萱荚、屈轶之属。”《尔雅·释天》中说:“醴泉,美泉也,状如醴酒,可养老。”

天下醴泉万万千,而以醴泉命名,者唯有我县。

隋文帝杨坚统一全国,改革行政区划,因我县(隋)县城西南甘北镇有一眼古泉,味甘如醴,名叫龙泉,“汩汩小池通远水,阴阴高柳接前村”,而以醴泉名,表示帝王修德,时代清平。醴泉就属太平瑞应,吉祥征兆,所以于隋开皇十八年(公元598年),改宁夷县为醴泉县。

后因风雨沧桑,时代变迁,到宋时醴泉县城由甘北镇移至旧县村。“百里民风遗故邑,二陵王气锁荒村。龙泉依旧开琼甃,不减行人一勺恩”,说明那时甘北镇龙泉依然琼浆玉液、润泽乡里。

宋哲宗绍圣元年(公元1094年)端午,游师雄题《唐陵园记》后刻石,醴泉县尉张匀、主簿李革、知县傅寤立《昭陵图碑》于县城西门外唐太宗庙内。绍圣四年,主簿李革陪同新知县到甘北镇龙泉亭游览,立《龙泉亭诗碑》。“瑶台古迹迷荒署,金阙余基接远村”,龙泉亭为当时一景,供游人远眺、休憩。

万历进士龙膺《发咸阳次醴泉怀古》:“莫讶醴泉泉已竭,铜驼荆棘几千秋”。

到了明中叶后,这一甘甜如饴的千年醴泉以及龙泉亭都已荡然无存。此后,从嘉靖十四年(公元1535年)开始修县志到民国以来,历代共修有七部县志,对因有哪眼醴泉而把县名改为醴泉县之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计志书考证过的醴泉:有永寿县的醴泉、礼泉县旧县村南流泉坊的龙泉、县城北誌公泉、南坊镇泉以及县城西的郑公泉(据县志记载,我县还有方山跑马泉、烟霞洞的郑子真泉、翁官寨的二龙山泉和桥北的五龙山泉)。

1964年,醴泉县改名礼泉县,沿用至今。

春来花有讯,群芳舞东风。1978年城关镇皇甫村有户人家,在村南新宅基地钻井时,发现并出土了《龙泉亭诗碑》。

礼泉“撤县设区”,恢复古地名“醴泉”正当时

《龙泉亭诗碑》拓片

现根据《昭陵图碑》和《龙泉亭诗碑》立石参与者都有“醴泉主簿李革”,从而论证了诗碑是一通北宋金石;根据碑中“丁丑孟夏晦日题”,断定诗碑立于1097年,至今九百余载;又据碑中“醴泉知县杨仁宝”诗:“自昔于兹出醴泉”,响亮喊出在唐醴泉城旧址甘北镇,曾有一眼“济人恩”的醴泉,它就在城关镇皇甫村。此泉就是隋文帝因以名县的醴泉!

三、改名始末

1956年1月28日,国务院全体会议第23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公布汉字简化方案的决议》。

1964年5月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郭沫若的专论《日本的汉字改革和文字机械化》,胡乔木看了此文以后,就给原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刘澜涛写了一封信说,郭老意见很好,陕西就有不少难认难读难写的生僻地名,建议带头改一改。笔者认为,胡乔木之所以建议,主要是因为当年中共中央在延安,他对陕西地名比较熟悉。

同年6月1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杨明轩在《光明日报》发表《鄠字的简化及其他》,支持其家乡将鄠县改名为户县。

后经陕西省民政办会同省教育厅文字改革办公室研究,提出陕西省县名中部分地名生僻字需要改换的初步意见。当时正值召开省人民代表大会,有些县的负责人就在西安,省民政厅分别征求了大家的意见。

“鄜县”原拟改为“夫县”,该县负责人觉得不好,商量结果,换了个第四声“富”字。“葭县”县长对改成“佳县”非常满意,说“佳”字好读好写,意思又好。其他县的商讨意见可能就此同意了。省人委将意见上报国务院,很快得到批准。

1964年9月9日《陕西日报》头版头条发布:为减轻群众和儿童学习使用文字时的负担,国务院批准我省14个生僻地名改为常用字”,详细如下:

盩厔县改为周至县,鄠县改为户县,郃阳县改为合阳县,郿县改为眉县,汧阳县改为千阳县,醴泉县改为礼泉县,邠县改为彬县,栒邑县改为旬邑县,葭县改为佳县,鄜县改为富县,沔县改为勉县,洵阳县改为旬阳县,雒南县改为洛南县,商雒专区改为商洛专区。

14个简化地名皆为同音字替换,在方便民众辨认的同时未改其音,考虑到当时并不算高的居民识字率,这样做有利于民众的认读,较为符合当时的社会环境。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简化地名的弊端也日益显现出来,在改名的过程中,有部分简化名未能充分考虑历史文化等要素,致使简化后的地名无法承载当地厚重的文化底蕴,如“醴泉”一名沿用一千多年,而因简化割裂了历史的传承脉络,实为可惜

礼泉“撤县设区”,恢复古地名“醴泉”正当时

西安1小时经济圈

四、顺势而为

地名是人类盖在地球表面的图章,它传承着文化的基因和历史的记忆,是见证文明变迁的活化石。它凝结和保留着区域文化的精华,传承着一方水土上一方人的精神烙印。

历史常常轮回发展,近年来,人们渐渐发现那些被改掉的古地名原来那么富含文化成分,于是乎,许多地方又争先把地名改回来,倒如,户县,2016年12月,经国务院批准,户县改为鄠邑区,在此之前,华县,改为华州,耀县改为耀州……

(一)、他山之石

1、山东省兰陵县

兰陵县,隶属于山东省临沂市。公元前261年楚国占领兰陵,置兰陵县。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苍山、赵镈合并,根据中央废除以人名作为地名的指示,正式定名为苍山县。1953年取消兰陵县,再次将兰陵划归为苍山,县城设在卞庄镇。

兰陵是中国古代名邑,据传由楚大夫屈原命名。“兰”为圣王之香,陵为高地,有“圣地”寓意。据了解,苍山县从2006年就已经在申请更名事宜。无论是政府工作人员,还是民间的历史专家,都认为“兰陵”更具有历史文化价值,更加能够代表当地特色。2013年3月25日,苍山县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曾听取审议了苍山县政府关于申请将苍山县更名恢复为兰陵县的报告,认为“将苍山县更名恢复为兰陵县,有着深刻的历史背景和文化底蕴,对于弘扬兰陵历史文化,树立新的地区形象,提升地区知名度和影响力,带动和促进全县经济社会又快又好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符合国家有关规定和广大民众的意愿”。

2014年1月21日,苍山县更名为兰陵县揭牌仪式举行,并召开相关工作会议和新闻发布会。从此,拥有67年历史的“苍山县”成为历史名词,建县已有2270年的“山东第一县”——兰陵县走上新的历史征程。

近年来,苍山县积极挖掘和弘扬兰陵文化,努力营造“兰陵”氛围,相继举办了荀子思想国际学术研讨会、全球萧氏宗亲会、王鼎钧文学创作国际学术研讨会等兰陵文化宣传推介活动。与山东大学联合成立了兰陵文化研究中心,与临沂大学联合成立了兰陵文化研究院,深入开展兰陵文化的挖掘研究工作,并将兰陵文化研究成果结集出版了《兰陵文化》系列丛书。

2013年,在首届苍山菜博会开幕式后举行了兰陵国家农业公园揭牌仪式;成功举办了荀子思想现代价值学术研讨会,来自澳大利亚、韩国等8个国家和地区、国内13个省市的102位专家学者参会,收到论文52篇。兰陵文化不断焕发新的生机活力,为恢复兰陵县名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从2013年3月起,苍山县对更名工作进行了民意调查,被调查对象有工人、农民、国家工作人员等,绝大部分被调查对象都表示支持。电话征求了一些苍山籍在外地工作的知名人士意见,他们对更名为兰陵县均表示赞同。同时,对更名工作进行了认真风险评估,评估认为,将苍山县更名为兰陵县,有着深刻的历史背景和文化底蕴,符合国家有关规定和广大民众意愿,对弘扬兰陵历史文化,方便群众生产生活,促进全县经济社会和谐发展,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是切实可行的。

更名为兰陵县会不会影响群众生产生活?苍山县有关人士给出了“不会”的答案。

他认为更名后原有的退休证、离休证、结婚证、房产证、残疾人证等证件长期有效,不需更换。目前正在使用的居民身份证、户口簿、独生子女证、驾驶证等相关证件在有效期内都可以继续使用。如本人自愿,可持有效证件更换新证。

更名不会增加群众负担。本着厉行节俭的原则,严格要求全县各级各部门在更名工作中坚决执行中央八项规定,认真为群众搞好服务,降低成本,简朴务实,不搞庆典活动。在更名工作的舆论宣传、门牌印鉴更换、证照信息更新等方面,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和减少不必要的支出,不增加群众负担。

更名也不会影响蔬菜品牌发展。“中国大蒜之乡”、“中国牛蒡之乡”、“山东南菜园”早已成为被市场认可的“金字招牌”,所以虽然现在已更名为兰陵县,但“苍山蔬菜”这张绿色名片还要继续保留,并将作为新时期兰陵文化的重要元素和富民强县的主导产业链条之一。

另外,更名也不会影响红色文化弘扬。为更好地传承和保护红色革命文化,纪念在“苍山暴动”中牺牲的革命先烈,县政府投资300多万元,对位于文峰山鲁南革命烈士陵园的“苍山暴动”纪念碑进行了重新修葺,并于去年12月31日,在金岭镇大圩子村“苍山暴动”指挥部旧址举行了纪念馆奠基仪式。

礼泉“撤县设区”,恢复古地名“醴泉”正当时

新建的醴泉体育场

2、西安市鄠邑区

2016年11月24日,国家同意了陕西省调整西安市部分行政区划的批复,同年12月23日,陕西省人民政府开始陆续批复撤销户县,设立为西安市鄠邑区。

2017年9月9日,鄠邑区撤县设区正式揭牌,户县之名就此停用,改为了鄠邑区。鄠邑区,位于西安市的西南部,北邻渭水,东邻长安,西靠周至县,总面积达1282平方千米。

户县撤县设区,本是大好的事情,但因为国务院地名管理条例规定,“县”“区”都属于地名专用词,两者不能同时使用,因此叫“户县区”明显不妥,于是思来想去,户县最终改名为鄠邑区,这“鄠邑”的名字,虽然从汉字角度看来显得有些生僻,但却是真正的正本清源、尊重历史。

鄠邑区地处陕西关中的渭河流域,因为气候温和、土地肥沃,早在远古时期,就已经有人类在此繁衍生息,并诞生了原始的氏族文化,为后来国家邦地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夏朝建立后,鄠邑区为有扈氏,是夏朝的属国,商朝时期为崇国、丰邑,都是商朝的属国,后来到秦朝时期,鄠邑区属内史管辖,秦朝灭亡后,汉朝初期,设置鄠县,属右扶风,高帝九年属内史,汉武帝时期属右扶风,东汉后又属右扶风。

事实上,自从鄠邑区在汉朝被确定了县的建制后,之后的历史发展中,县名和县制等从未改变,只是隶属关系上一直在变更。三国时期,设置雍州三辅,下设八郡,鄠县就属于始平郡,后来到北魏和西魏甚至是隋唐时期,它仍叫鄠县,属京兆郡。

时至北宋,全国被分为十五路,当时长安被设立为山西路,后来陕西路改为永兴军路,而鄠县属永兴军路京兆府京兆郡注21。元朝后,陕西设行中书省,下辖六路,鄠县属奉元路。

建立后,在沿袭元朝制度的基础上,对陕西仍设行中书省,到1376年,设置陕西布政使司,此时的鄠县属关内道西安府。之后到清朝甚至是民国和新中国成立,鄠县的名字都没有任何改变,只是隶属关系上有所变更。

1946年,陕西省人民委员会通知,经国务院批准,将鄠县改为户县,1983年,户县划分为西安市管辖,一直到2003年,户县开始了长达十三年的撤县设区的长跑,最终成功,改名为鄠邑区。

正如《地理志》记载,古邑国,有户古、户国、甘亭、邑至秦改为鄠邑。典籍《辞海》里面则显示:鄠侯之地为鄠,位于长安西南、涝河东岸,夏时扈国、秦为鄠邑、汉置鄠县、即今陕西省鄠县。户县回归曾用地名,的确是历史的选择。

礼泉“撤县设区”,恢复古地名“醴泉”正当时

西安都市圈规划图

(二)、众望所归

“劝君更尽一杯酒,琼浆玉液出醴泉”。时至今日,醴泉人对于“醴”的甘甜,“醴”之醇香,“醴”之美意,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之情。

近年来,阎纲、阎景翰、梁澄清、晁生武等众多文化贤达,多次撰文呼吁恢复“醴泉”这一美丽县名。谁不希望自己的家乡“泉从底下出,味甘如醴”呢?“醴泉”是他们梦幻中甜蜜蜜的乡恋,如:

1、著名文艺评论家阎纲著文:把“醴”改为“礼”,“酒香尽失,意韵荡无”,顿失文彩和诗情画意,“湖南的醴陵还是醴陵”,为什么偏偏把“醴泉”改为“礼泉”;“醴陵”不是“礼陵”,“礼泉”就是“醴泉”;“劝君更饮一杯酒,琼浆玉液出醴泉”。

2、著名作家、陕西师范大学教授阎景翰在《家乡有醴泉》一文中写道:“醴泉”似酒的流水,滋润着家乡1010平方公里的土地,什么时候能将“礼泉”再恢复为“醴泉”,这是我的希望,也是全县人民共同的心愿。

3、诗人、书法家、原市书协主席、县人大副主任、县政协副主席孙迟书曰:“醴泉醴泉,我的家园,这水灵灵的名字,叫着也香甜”。

4、作家、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市图书馆馆长梁澄清为醴泉西出阳关的大“门神”作志,一再强调:刻石碣时一定要用老“醴泉”。

5、著名书法家、陕西师范大学教授曹伯庸为县中心广场刻石题字,西面为“醴泉”,东面为“天降甘露,地出醴泉”。

6、县文化馆原馆长晁生武在2008年《咸阳日报》上撰文《归来吆、醴泉》,梦想着“醴泉”。

7、县一中教师、县政协原副主席郑志俊在市《泾渭稽古》上撰文,对“醴泉县”置县和“醴泉”遗址进行考证。后来认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撤县设市是恢复地名“醴泉”的时机,但未能如愿。

8、著名书法家、陕西省原省委书记处书记舒同为“醴泉剧團”题字作为剧团匾额,这次题字是舒同1964年来礼泉县观看了孙迟先生编剧的《秦川儿女》后挥毫题写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建剧院时,集舒同书法中“院”为“醴泉剧院”。(还有新建的体育场题词也是“醴泉”)

礼泉“撤县设区”,恢复古地名“醴泉”正当时

著名书法家、陕西师范大学教授曹伯庸为县中心广场刻石题字

(三)、撤县设区

1月26日下午,陕西省十三届人大五次会议咸阳代表团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审议中,提出要科学调剂土地指标,支持建设大西安都市圈咸阳核心区, 支持兴平撤市设区、礼泉撤县设区、三原撤县设市。

紧接着,2月6日,媒体从省发改委获悉,陕西省“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提出,未来5年要“培育建设西安都市圈”,并首次明确划定了西安都市圈的范围和边界。

西安都市圈区域范围包括西安市行政辖属的11区2县,咸阳市行政辖属的2区1市4县(秦都区、渭城区、兴平市、三原县、礼泉县、乾县、泾阳县)。

近几年来,已经有不少城市通过科学合理的行政区划调整,拓展城区面积,为今后城市建设预留持续发展的空间,或者通过区划调整,来提高行政管理效率,更好地发挥主城区对周边地区经济发展的辐射带动作用。

咸阳市辖2市2区9县,对于现阶段的咸阳来说,兴平、三原、礼泉近年来的经济发展负增长明显,降速在咸阳县域经济中排名前三,城市发展进入了瓶颈阶段。

礼泉“撤县设区”,恢复古地名“醴泉”正当时

继续推进兴平市、三原县、礼泉县的区划调整,无论是破局咸阳市城市建设空间、经济发展瓶颈,还是推进西咸一体化进程,均大有裨益。

常常有人认为,城市改名不仅需要成本,而且花费惊人。比如,各单位名称、印章以及一切标有城市原名的资料要更换,全国其他各城市与改名城市保持交往的一切有关标识与信息要改,地图要重印,交通信息要变更,车站、码头、机场、公园等一切公共设施都要旧貌换新颜。

但,我县目前正在推进“撤县设区”工作,“醴泉”一名的恢复和“撤县设区”工作一并进行、一举两得,这样完全不会给各企业单位及人民群众等带来不便,又何乐而不为呢?

五、深远意义

礼泉地处关中平原腹地,礼泉县地处关中平原腹地,交通区位优越,福银高速、312国道、关中环线穿境而过,距离西安55公里,咸阳28公里,是西安半小时经济圈卫星城市和古丝绸之路西出长安的第一个县城。

县内文物旅游资源丰富,世界上最大的皇家陵园唐太宗昭陵占地30万亩,有陪葬墓209座;昭陵博物馆馆藏珍品文物8000余件,是唐代社会从“贞观之治”走向“开元盛世”的实物见证;75万亩生态果园,三季有花,四季有果;万亩醴泉湖风光旖旎,碧波荡漾。全县现有4A级旅游景区一家(袁家村),3A级旅游景区2家(唐昭陵、昭陵博物馆),唐昭陵、唐建陵、袁家村等开放景点12个,白村、烽火村等乡村旅游示范村18个,御石榴、御桃等农业生态观光采摘园85个。

2017年全县共接待国内外游客890万人次,接待各级各类考察团500余批次。先后荣获中国最佳休闲旅游县、中国最具特色魅力旅游百强名县、中国特色乡村体验旅游名县、中国最具投资潜力旅游名县、全国生态示范县、中国绿色名县、陕西省旅游示范县等荣誉。2016年,被国家旅游局确定为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县创建单位。

“醴泉”一名,使用近一千四百年,历史悠久、文化深厚,学者、人民纷纷表示,把“醴”改为“礼”,“醴泉”变成了“礼泉”,“礼”和“泉”放在一起,凑成个“礼泉”,无法解释,风马牛、不相干。

近些年,人们愈来愈重视历史文化,但是,一些人书写或为酒店等题词时,经常误将“醴”写为“禮”(礼的繁体字),孙迟先生曾专门撰文,点名错误。当然,这是坏事,也是好事,从侧面反映了人民大众的文化自觉意识。

恢复“醴泉”有利于进一步扩大政府提出的“大唐文化旅游名县”和“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县”的知名度,有利于礼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有利于扩大礼泉在港、澳、台的影响,有利于对我县唐史文化在日本、韩国等国际社会的进一步交流。

例外,唐史、唐诗中有“醴泉”,特别是礼泉昭陵博物馆碑林属全国三大碑林之一,宣传影响意义深远。

另外,2016县委县政府新的领导班子,高瞻远瞩、深谋远虑,投资3亿元开始建成集生态文化、运动休闲为一体的醴泉遗址生态公园。

建设“全域性旅游示范县”、“醴泉遗址生态公园”,以上等等,皆是深挖我县历史文化、提升我县高知名度的重要决策。如果借“撤县设区”,设立“醴泉区”,那么对此,便是锦上添花、“实至名归”!

望得见嵕山,看得见醴泉,记得住乡愁。恢复历史原有称谓、创建大美人文圣地,是我县五十万民众的殷切期盼!(注:部分文字、图片摘自网络,现一并感谢!)文/董航龙 许守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0659946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