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汾阳市属于哪个市?

汾阳所属的市:吕梁市

前言:今山西省汾阳市,在明代是汾州府的附郭县:汾阳县。山西有三家大明亲藩:位于太原的晋王府、位于大同的代王府和位于潞州(今山西省长治市)的沈王府。一般来说明代各王府下面的宗室郡王、将军和中尉都和本府亲王生活在同一处。但在距离太原三百余里的汾州,却有晋藩两家郡王在此生活了二百多年。

位于汾阳城内东北角的庆成王府,俗称东府。而位于西南角的永和王府,则被称为西府(至今汾阳市内依然有西府街)。和凭借生了一百个儿子而名噪天下的庆成王府相比,永和王府似乎名声不显。但实际上永和王家族也不是省心的主,在明代作奸犯科的本事和庆成王府相比也是不遑多让。今天笔者就来聊一聊永和王为何会从太原迁居汾州,以及其家族在历史上的奇闻轶事。

一座汾阳城,两座郡王府:记大明永和王家族两百多年间的奇闻轶事

汾州府文庙:原明代庆成王府所在地

陷害兄长的首封永和王

晋王家族的首封亲王是明太祖朱元璋第三子晋恭王朱棡,他在洪武十一年(公元1378年)之国太原之后,其大部分后代就世世代代在此生活,直到明朝灭亡。

朱棡死于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三月,可以说正是他的突然去世,让原本在大明北方边境上由晋王和燕王组成的微妙平衡被彻底打破。皇太孙朱允炆登基后开始大力削藩,被逼无奈的燕王朱棣于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七月在其封国北平起兵造反。若是朱棡仍然在世,以他和懿文皇太子朱标的关系,恐怕会立刻率兵东出平叛。可是嗣封晋王的朱济熺却选择了束手旁观。

可惜“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嗣晋王朱济熺虽有意中立,但晋王府强大的军事实力,以及其本人太祖长孙的身份,却让篡位成功的燕王朱棣如鲠在喉,片刻不能放心。至于迁居汾州的庆成王和永和王,不过是朝廷削弱晋王实力的阳谋而已。

朱济烺,生于洪武二十一年(公元1388年)三月初八日,晋王朱棡庶第六子,太祖朱元璋第二十七孙,生母刘氏。永乐元年(公元1403年)十一月,16岁的朱济烺在南京被封为永和王。

削弱晋藩,是朱棣的既定目标。在他即位之初,就让晋恭王次子高平王朱济烨和第三子平阳王朱济熿移居平阳(今山西临汾)。朱济熿是曹国公李景隆的女婿,此时的李景隆正是和朱棣关系如胶似漆的时候。而朱济烨和朱济熿则是亲兄弟。二人一下子从晋王府护卫中带走了四千人马,表明了就是朱棣分化打击晋王府的马前卒。

甲子,赐晋王济熺书。令于护卫内拨马步官军四千,随高平王、平阳王于平阳卫府暂居。分原给本府符验二道与之。—《明太宗实录卷十三》

一座汾阳城,两座郡王府:记大明永和王家族两百多年间的奇闻轶事

汾州府地标建筑:文峰塔

永乐十年(公元1412年),永和王朱济烺与兄长晋恭王第四子庆成王朱济炫一起迁居汾州府,随行的还有太原右护卫中所官军。朱棡一共7个儿子,除了老五宁化王朱济焕以外,其他诸子都被朱棣策反,成为攻击大哥朱济熺的生力军。永乐十二年(公元1414年),平阳王、庆成王和永和王联合发难(此时高平王已死),诬陷晋王“心怀忿恨,图为不轨”

最终朱济熺连同其子朱美圭一起被废为庶人,平阳王进封晋王,庆成和永和二王在汾州的小日子也是不亦乐乎。永和王朱济烺以为自己天高皇帝远,居然“擅造印章,僭用龟纽”。所谓的龟纽,即雕成龟形的印钮,在明代只有亲王才能用。永和王殿下怕是忘记了锦衣卫的威力,很快他就收到了来自四叔的警告。

癸卯,遣敕戒永和王济烺曰:凡朝廷仪物制度等差,截然不可违越。比闻尔擅造印章,僭用龟纽。龟纽,惟亲王之宝用之。尔擅为之,越礼分矣!以尔年少及念尔父同气之故,姑宥不问。自今宜谨遵礼法,毋蹈前过。—《明太宗实录卷一百九十五》

此后朱济烺稍有收敛,未再有大的劣迹。正统八年(公元1443年)二月初十日,首封永和王朱济烺去世,享年56岁,在位41年,赐谥曰昭定。

一座汾阳城,两座郡王府:记大明永和王家族两百多年间的奇闻轶事

朱棣剧照

黩坏人伦的二代永和王

永和昭定王朱济烺共二子:朱美坞、朱美垾。永和昭定王妃王氏,蒲州知州王綍之女。这里额外提一句,最初朱棣为庆成王和永和王指定的封地就是蒲州(今山西永济市),只是因为“居室敝坏”才最终改为了汾州。但从永乐皇帝早早把蒲州知州的女儿嫁给永和王来看,他搞乱晋府的决心是何其坚定。

闲话不多说,王氏去世于宣德元年(公元1426年),现在朱济烺去世,夫妻应该合葬。但是二人的嫡长子朱美坞却发现了一件尴尬的事情,当初墓园享堂上用的瓦片是绿琉璃,时隔17年,已经没有工匠会烧制了。由于烧制不易,直到宋代宫殿才开始大规模使用绿琉璃瓦。而如今故宫中常见的黄琉璃瓦,则是从元代才开始出现。朱美坞本来是想求朝廷赏赐,结果在第一任皇帝任期中相当刻薄寡恩的明英宗朱祁镇表示既然没有绿琉璃,那就用黑瓦好了。

辛丑,永和王子美坞奏:“臣父永和昭定王薨。蒙皇上推亲亲之恩,命有司修先母坟合葬。缘母坟享堂用绿琉璃,今岁久损坏,无能烧作者,乞以赐臣。”上曰:“既无琉璃,止用黑瓦可也。”—《明英宗实录卷一百九》

一座汾阳城,两座郡王府:记大明永和王家族两百多年间的奇闻轶事

绿琉璃瓦

正统十一年(公元1446年)五月,永和昭定王嫡长子朱美坞袭封永和王,夫人丘氏进封永和王妃。当年十一月,朱美坞之弟朱美垾被封为镇国将军。

洪武年间亲王地位高,至于晋王更是其中的天花板。据《太祖实录》记载,晋恭王朱棡的墓园占地八百亩,相当于53万平方米。什么概念呢?朱元璋第十子鲁王朱檀墓园的面积是7万多平方米,晋恭王墓是其七倍之多。而位于河南新乡潞简王墓,被誉为“中原定陵”,墓主人是明神宗朱翊钧的亲弟弟朱翊镠。这座超大规模的亲王墓占地四百亩,不过是晋恭王墓的一半。因此正统十三年(公元1448年)朱美坞的妹妹石楼县主去世之后,有司为其造坟已经用地五十三亩,结果永和王贪心不足,又向朝廷开口多要三十亩。于是乎不出意料地又接到了来自明英宗的拒绝。不但如此,英宗还对今后宗室墓园的大小做了细致规定,估计天下各王府的亲王、郡王都在背后对朱美坞破口大骂。

命今后造坟:一字王,地五十亩,房十五间。郡王,地三十亩,房九间。郡王之子,二十亩,房三间。郡主、县主,地十亩,房三间。著为令。—《明英宗实录卷一百六十七》

一座汾阳城,两座郡王府:记大明永和王家族两百多年间的奇闻轶事

潞简王墓

被皇帝骂乃至被宗室骂,其实都无伤大雅,但是来自弟弟朱美垾的背后一刀,直接导致了永和王朱美坞的倒台。正统十三年九月,英宗接到了一份来自汾州的密奏,里面对于朱美坞罪行的描述,简直是触目惊心。

戊子,晋府镇国将军美垾奏其兄永和王美坞烝其庶母,乱其妹。致太原左等卫军舍八人入宫,同奸其宫人翠儿致死。又勒其妃丘氏与所爱者通,妃坚不从乃止。所烝庶母白氏生一子,诡云宫人所育,请名曰钟铗。兰英、刘瓘,俱以赂美坞,得为仪宾。—《明英宗实录卷一百七十》

这里稍作解释,所谓的“烝”,指的是娶父亲的妻妾。这种行为在蛮夷之中很普遍,但是在儒家看来是最最大逆不道之事。而永和王不但与其庶母白氏乱伦,还生下了一个儿子,这就更为骇人听闻了。相比较而言,逼死宫人,自甘绿帽等等都不算事。

是可忍孰不可忍?英宗立刻将兄弟二人召到京师当面对质。查明实情之后,为非作歹的8名太原卫军舍被处决,靠行贿成为王府仪宾的兰英、刘瓘被打发到辽东铁岭卫充军。至于朱美坞,经宗室亲王和皇亲国戚会议,以“黩坏人伦,伤败风化”的罪名削去王爵,废为庶人,并且不许返回汾州,就留在京师监禁。儿子朱钟録、朱钟铗(白氏所生)一并废为庶人,发永和昭定王坟园居住。永和王府事由朱美垾管理,昭定王宫眷并永和王妃丘氏留居王府,每年给禄米五百石养赡。英宗对朱美垾还不太放心,特意叮嘱他要善待兄长的宫眷和子女,不然会有“阳诛阴谴”的报应。

府中事务,悉令尔掌管。且昭定王妃眷乃尔母属,丘妃亦尔嫂氏,皆宜以礼奉养,不许怠慢。钟録等本尔骨肉,皆宜视之如子,毋令失所。—《明英宗实录卷一百七十》

一座汾阳城,两座郡王府:记大明永和王家族两百多年间的奇闻轶事

明英宗剧照

神奇复爵的三代永和王

朱钟録、朱钟铗在祖父坟园内生活了七年之后,他们的堂兄晋王朱钟铉(晋恭王曾孙)向彼时的皇帝朱祁钰为兄弟俩求情,希望可以恢复其宗室身份“以承祭祀”。这一年是景泰六年(公元1455年),当年废黜永和王的朱祁镇因为土木堡之变,现在正在南宫之中做他那一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太上皇帝”。

现任皇帝是朱祁镇的弟弟朱祁钰,总体来说对待宗室要比他哥宽厚许多。只是当初永和王罪孽太重,朱祁钰只是同意由朱钟録以庶人的身份主持王府祭祀。笔者猜想晋王之所以提出这个请求,很可能是管理永和王府事的镇国将军朱美垾此时已经去世。

帝曰:钟録仍为庶人,俾主事。今后恪守祖宗成法,如违必罪不宥。—《明英宗实录卷二百五十七·废帝郕戾王附录第七十五》

景泰八年(公元1457年)正月十七日,身在南宫的太上皇帝朱祁镇联合石亨、徐有贞等一众野心家发动政变,重新夺回了皇位。为了宣示正统,朱祁镇不但当年改元,改景泰八年为天顺元年,同时对于宗室和朝臣也大派利是,目的当然是为了挽回自己早已崩塌的人设。

在此基础上,朱钟録兄弟也是久旱逢甘霖,被英宗封为奉国中尉,岁禄二百石,并赐诰命、冠服。明代的宗室体系分为亲王、郡王、将军和中尉四个等级。中尉之中还分镇国、辅国和奉国三等,朱钟録兄弟的奉国中尉虽是金字塔最底端,好歹算是恢复了宗室的身份。

一座汾阳城,两座郡王府:记大明永和王家族两百多年间的奇闻轶事

明英宗夺门剧照

英宗驾崩之后,皇太子朱见深即位,是为宪宗。宪宗皇帝从小命运坎坷,比他父皇要睿智和宽仁得多。天顺年间宁王府弋阳王朱奠壏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朱祁镇勒令自尽,其子在成化元年(公元1465年)向朝廷乞请袭爵,宪宗皇帝对此的表态是:

上曰:“罪人不孥,罚弗及嗣,王政所先,况宗室乎?其勿绝王嗣,令袭封焉。”—《明宪宗实录卷二十二》

“罪人不孥”出自《孟子·梁惠王》,意思就是“治罪止于本人,不累及妻和子女”。于是朱奠壏之子朱觐鐰得以重新袭封弋阳王。正是在弋阳王复封成例的鼓舞之下,奉国中尉朱钟铗向朝廷上奏请求袭爵。

说实话朱钟铗复封永和王之路,其实是非常艰难曲折的。首先弋阳王复封,宪宗算是对当年的冤案进行平反。但是永和王铁证如山,无案可翻。其次据《汾州县志》永和王朱美坞被降为庶人一年之后便已去世,死后葬回了汾州。而从朱钟铗取代朱钟録向朝廷上奏来看,此时他的兄长应该也已经去世。可是我们不要忘了朱钟铗的出身,他是朱美坞庶母白氏所生,按理他连请封的资格都没有。宪宗可能是看到朱钟铗的身世经历,想起了自己当初因英宗之故而被废去太子之位,在叔父的阴影下战战兢兢度日的岁月,起了同情之心,最终竟然同意由朱钟铗袭封永和王。

钟铗奏:“臣永和昭定王济烺之孙。臣父美坞行逆,降为庶人。臣父得罪之日,臣方幼龄,未有知识。尝以此情上奏,伏蒙英宗睿皇帝悯念宗亲,赐臣今职。然臣尚念臣祖生受王者之爵,死不得享王者之祭,日夜忧惶。伏见皇上自即位以来屡赦天下,凡有罪犯俱蒙宥免。文武官员降调者,多复旧职。近时弋阳王亦以罪废,其子觐鐰陈奏,许令袭爵。谨援例以请。”上特允之。—《明宪宗实录卷六十二》

成化十年(公元1474年)八月十三日,永和王朱钟铗去世,享年31岁,在位6年,赐谥曰顺僖。但是很奇怪,在对顺僖王的盖棺定论中,其母却变成了“刁氏”,奇哉怪也。两朝实录记载不一致,是在给这位顺僖王遮丑吗?

鸡飞狗跳的四代永和王

成化十三年(公元1477年)四月,永和顺僖王嫡长子朱奇淯袭封永和王,西城兵马副指挥邓安之女邓氏被封为永和王妃。朱奇淯袭封不久,其母妃张氏就爆出一桩丑闻。

永和王府风气糜烂,永和顺僖王妃张氏私通僧人及太原卫军卒王锐。上梁不正下梁歪,王府宫人也是丑闻频出。王府仪宾陈谏看不下去,不但写诗嘲讽,还打算面见永和王朱奇淯,要求将王锐等人逐出王府。陈谏是永和昭定王第七女兴县县主的夫君,比永和顺僖王妃张氏高一辈,比永和王朱奇淯高两辈,算是王府中的长辈。

王锐将此事密报张氏,而张氏胆大包天,竟然派人将陈谏骗入王府活活打死。不但如此,还让一个宫女出面给陈谏扣屎盆子,称自己遭其调戏。陈谏之子愤而告御状鸣冤,朝廷派出内官和锦衣卫前往汾州,联合山西巡抚、巡按暨都布按三司官员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

一座汾阳城,两座郡王府:记大明永和王家族两百多年间的奇闻轶事

明宪宗画像

重重压力之下张氏和4名宫女自尽而死,晋王以永和王“年幼不能制其母”的理由为其脱罪。大家都很清楚,这是可能导致永和王爵位再次被废的重大丑闻,必须有人站出来负责。最终僧人和王锐处斩,与宫女私通者4人及同谋杀人者1人处绞。宫女3人赐自尽。从杀人及知情不报者13人发边卫充军。对永和王朱奇淯“下敕切责”,另外此案作为反面典型通报天下各王府。

不过朱奇淯明显是个记吃不记打的主,老娘死了不到5年,他自己又差点栽进同一条河流。仪宾王瑛之子王铎“出入宫闱,烝淫宫女”,简直就是当年王锐再世。王瑛也是永和昭定王的女婿,王铎算是永和王的表叔。结果朱奇淯不但不管,反而跟着这位表叔偷偷出府“挟妓歌饮”。按说你们私下偷偷玩耍也就罢了,只要不捅到朝廷,也没人管。但是有的时候飘的太高就容易丧失判断力,王府旗军张端、李清二人得罪了王铎,结果这位“表叔”撺掇永和王将二人非法监禁不说,还勒索钱财。二人走投无路之下,只能选择把事情闹大。调查组来了之后把情况汇总上报,宪宗皇帝做出最后裁决:永和王朱奇淯革去禄米一半,王铎令自尽,张端、李清二人各杖一百调甘肃边卫充军。

弘治元年(公元1488年)五月二十五日,永和王朱奇淯去世,享年28岁,在位12年,赐谥曰荣怀。荣怀王妃邓氏比朱奇淯死得还早,因此后来又有一位继妃孔氏。永和王府的风气真是杠杠的,爵位继承人、孔氏之子朱表桻从老娘的角度出发,竟然不想让荣怀王和邓氏合葬。一大家子,都是奇葩。

庚子,晋府故永和王长子表桻奏:“前母妃邓氏寝园地狭不能合葬,请别为父择葬地。”上不允。表桻之意,盖欲为其生母继妃孔氏他日合葬地也。—《明孝宗实录卷十九》

一座汾阳城,两座郡王府:记大明永和王家族两百多年间的奇闻轶事

明世宗心目中的祥瑞:白鹿

结语:弘治四年(公元1491年)永和荣怀王嫡长子朱表桻袭封永和王,正德十三年(公元1518年)去世,赐谥曰靖惠,在位28年。嘉靖元年(公元1522年)永和靖惠王嫡长子朱知燠袭封永和王。这位永和王别的本事没有,拍马屁功夫是一绝。嘉靖二十四年(公元1545年)八月十日明世宗朱厚熜“万寿圣节”之前,朱知燠从汾州千里迢迢送上祥瑞:一头白鹿。嘉靖道长果然龙颜大悦,好好奖赏了永和王一番。

戊戌,永和王知燠进白鹿,贺万寿圣节。礼部请告献祖庙,百官称贺。上曰:“瑞应白鹿,诚荷上天眷锡。依拟吉日告庙,免称贺。”赐王常服一袭,银五十两,纻丝四表里。—《明世宗实录卷三百二》

嘉靖二十八年(公元1549年)朱知燠去世,赐谥曰安简,在位28年。嘉靖三十二年(公元1553年)永和安简王嫡长子朱新墥袭封永和王。老爹安简王留下的好传统,朱新墥自然是要学上一学。于是他在嘉靖四十五年(公元1566年)七月的时候又向朝廷献上白鹿一头。可惜五个月以后,世宗皇帝便龙驭上宾而去,马屁算是拍在了马脚上。隆庆六年(公元1572年)朱新墥去世,赐谥曰庄定,在位20年。

万历五年(公元1577年)永和庄定王庶长子朱慎镭袭封永和王,万历二十六年(公元1598年)去世,赐谥曰恭懿,在位22年。万历二十九年(公元1601年)永和恭懿王庶长子朱敏霔袭封永和王,天启六年(公元1626年)去世,谥号不详,在位26年。末代永和王为朱敏霔庶长子朱求柱,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二月李自成义军攻破汾州,据说当日死在义军屠刀之下的庆成、永和二府宗室达1500余人,在此地繁衍了230多年的永和王家族就此飞灰湮灭。